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第二次到北歐追蹤極光,

這次終於成功了,

但過程也不如其他朋友般看得輕易呢!

 

何謂不輕易?

別人第一次去看,一到埗就看到了,我呢?

十天在北緯68度以上的地點,

也要待到第十天,才真真正正的看到。

 

你問我要看到北極光最重要靠什麽?

,是運氣,

當然,若然你能11月或3月去看,機會是高一點的。

 

我的運氣出了什麽錯?

上次12月,65夜留在極光帶,

但每天都碰上密雲,

但由於沒有横風横雪,所以,除看極光外,預期的外活動,

全部都能順利完成,

例如駕駛雪橇車、坐鹿車、BBQ、冰湖釣魚、雪鞋行山、雪上電單車等等等。

 

有鑑於上次追光失敗,今次加重注碼,決定待在極光帶10天,希望遇上更多極光的機會,結果,當然是事與願違:

 

離開STOCKHOLM,搭陸機走到瑞典最北的KIRUNA

這一晚,下午的天色還可以,

但外出吃飯後,差不多大風雪得不能徒步走回旅館,

所謂大風雪,是香港8號風球那般吹強風,而風吹起周圍的雪,然後再打到你臉上,是十分刮臉的,而且在雪地上走也要步步為營,回想起,也驚驚。

 

第二日,早上天氣還可以,參觀過冰酒店後,就乘火車前往ABISKO,那是一個人跡稀少的國家公園地域,只有火車及自行駕駛才可達。

理論上,這裡有山有湖冷沒太多民居又黑,是看極光的理想地,但理論還理論,要看到極光,天色先要清得看到很多的星,是首要條件。

 

這一晚,天算是清,但較多時間有密雲,而且偶有大風雪。

我們曾在屋外走,見密雲,故返回屋,誰不知,有其他旅客說極光在11時左右在湖邊淡淡的閃現過,只是我們錯過了。

 

第三日,天氣惡劣,就連說好了租另一旅館的燒烤屋燒烤,也被屋主以大風雪的藉口拒絕租用給我們了,莫說要玩SNOWSHOEING

 

第四日,天氣更惡劣,原定的重點活動 ﹣駕駛雪橇活動狠狠地被取消。是的,因為風雪大得令人寸步難行,而且,多日來,天朦得看不到對岸的山。而對面山的AURORA SKY STATION亦早早被訂滿,不輪到我們參觀,雖然最後它還是因風雪關閉。

 

第五日,天氣再惡劣,但對我們的影響可深了。我們原本要乘火車離開這裡,然後再乘巴士到挪威TROMSO,但風雪覆蓋了整條火車軌,班次取消了,而火車公司也沒有任何信息告知有什麽特別安排或何時重開。

我們就夾在挪威與瑞典之間的郊區,進退不得,而行程的大部分安排,也早早約定好了,沒有足夠的24小時前取消,酒店作NO SHOW看待,錢照收。但我們在數日後要在挪威的TROMSO登郵輪,再乘內陸機返回城市

 

出門出得多,但這類牽一髮動全身的意外,還是第一次遇上。

 

留在ABISKO

先要肯定有旅館收容,我說過,國家公園的住宿供應是很緊張的;

而火車公司從來都沒敢肯定鐵路何時會恢復運作,

即使這段路重開,我們也不能肯定挪威那邊有巴士繼續前往TROMSO

 

離開ABISKO

我們沒有租車。

要有車送我們離開這裡,也有難度。

如有車送我們走,我們只能返回KIRUNA

KIRUNATROMSO的方法,

就只有乘飛機返回首都STOCKHOLM,再駁另一班機往TROMSO

機票,3XX歐羅!

 

最終,我們還是決定要離開ABISKO

因為這樣的環境,還是坐內陸機至能抵抗風雪。

 

但要離開這裡,

我們先要求旅館老闆為我們在風雪中撲的士,

先要肯定有的士願意服務,

我們隨後就要查詢KIRUNA有沒有吉房出租,肯定才能前進,才可急訂KIRUNA的酒店,

然後,跟手就要查有否6張機票給我們訂購。

要這條食物鏈內每細項都可行,我們才可逐一進行訂購,

重新由租的士開始。

由於風雪關係,我們還要取消先前預訂的自駕車輛,

還有與下一站的活動公司保持聯絡,決定預訂的活動是繼續還是取消,

大半天裡,我們對著手機的電郵箱,我心煩得出煙。

 

結果,還是繞瑞典北南一周,遲了一日來到TROMSO

前一晚的酒店房租已付諸流水,還未計算突如其來爆炸貴的KIRUNA酒店房租

更令人心絞痛的,是的士司機向我們說昨晚在KIRUNA有極光,而且是強勁的!

 

更可惡的,是暴風雪持續由ABISKO跟到TROMSO

我們僅能在大風雪下坐雪橇車,

因折騰了太久,活動公司的熱門活動也早早爆滿,

我們只得坐雪橇,不能自行駕駛。

TROMSO本是極光之城,但我只遇上她十年難逢的大風雪。

 

希望在明天,在TROMSO登上郵輪,望能在甲舨上看到極光。

可惜,第一晚密雲依然,那個房內的極光報告系統,響也沒響過。

IVAN說他去年的郵輪經驗,卻是極光多到你不想再看下去的! 

 

第二日,本來可以下船參加當地團到挪威的北角一遊,

但當地又因風雪炒車封路,連團也被逼取消。

晚上,極光指數是ACTIVE級,

郵輪也有過兩次報導叫我們觀賞,

但由於密雲,見到的極光也不太震撼,

但也算看到了,那一刻,我激動得差點要哭出來。

 

第三日,登岸,落腳在北緯71度的小鎮KIRKENES

中午參加任擦皇帝蟹的活動。

那兒的皇帝蟹多得影響生態,

在無鍢射污染的挪威吃那鮮甜到難以用文字去形容的皇帝蟹,

實在是對受了9天惡運的一種心理補償。

說實的,我還是人生第一次吃到那麽鮮甜的清蒸皇帝蟹,

北海道那些?還是省點吧!

 

KIRKENES與俄羅斯及芬蘭接壤,

又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小鎮,

郊外偏僻得在日落後漆黑一片,伸手一定看不見五指。

返回酒店小休,還是用錢博一鋪,

嗱嗱林坐尾班車向酒店JOIN捕光團。

那晚,0 9的極光強弱級別,只有2級,是很低的,

但天色卻清得很,可以見到很多星。

旅遊車送我們到一個無民居的小山丘上,前臨湖邊。

甫下車,就有兩道白光,白光會漸綠,我終於看到強烈的北極光了。

那晚看到了綠色與紅色的光,

時像蚊帳的罩下來,

時像窗簾的飄飄下,

時又分散開,各有各成條狀的捲著跳舞,

時又幻變成大光環,

時又似一條狐狸尾巴在半空掃過。

 

JOIN團的朋友也能在酒店門口看到。

但你問我要不要JOIN團,

如天清加上極光指數高達爆炸級,那當然不用JOIN

但若你沒恒心又抵不了冷,要看到極光的出現,還是JOIN捕光團會輕鬆一些。

 

要看北極光的照片,你們在GOGGLE IMAGE打個字就有千千萬萬張任你看了,

所以,如果你不是攝影愛好者,

那還是用眼去好好珍惜面前的畫面好了,

你千辛萬苦到來遇上極光,為何還要做電子科技的奴隸呢?

但若然要輕影一幅留個記念,

若你用IPHONE 6 6 PLUS,功能比較好,

不妨用8元下載一個叫NIGHT CAPAPP

它有捕光功能,讓你用IPHONE也可以輕鬆夜攝。

 

如果,這次我也看不到極光,

我想,我不敢再去第三次去證實我是黑人隊長了!